准不准看個人吧
不過沒事別亂試XD

老劉今年五十多歲,前兩年做生意,一不小心就發了起來,現在人稱劉總.。
  富起來後的老劉還真應驗了」男人有錢就變壞』這句話,同時包了兩個小情人。
 老劉心裡還是不塌實,總感覺小情人絢絢和漾漾同自己貌合神離,是衝著自己的錢來的,因為她們倆總嚷嚷著要這要那的。
 為了驗證小情人的忠誠,老劉沒少動過腦筋.他裝過病,讓人綁架過自己,還玩公司破產的遊戲,每一次都演的活靈活現,讓人看不出一點破綻.多少讓他欣慰的是,在這危難時刻,小情人們總能很快趕過來,面對老劉的處境,哭哭啼啼,要死要活,那場面讓人感動。
  即使如此,老劉還是不放心-----自己」生病」了,畢竟還沒死;被」綁架」了,但是活著回來了;「破產」了可還有房子,銀行還有存款.老劉總在尋:人心隔肚皮,得想個絕對有效的測試方法。
  這天老劉和好友大剛一起喝酒,喝著喝著,老劉又說到了想考驗情人的話。大剛喝了一口酒,慢悠悠的說:「老劉,我有個好辦法!自己才試過,挺靈驗。」
  一聽有好辦法,老劉高興得嘴巴咧的老大:「兄弟,有什麼招儘管說,花多少錢咱不在乎。」
 大剛嘿嘿乾笑兩聲:「錢不需要花一分,方法也很簡單,只是到時候如果測出了問題;可不能找我算帳。
  老劉一聽方法靈驗,更加興奮,連連催促道: 「不管結果怎樣,只要是真實的就行。我感謝你還來不及,怎會找麻煩?」
 看到老劉急不可耐的樣子,大剛也不再賣關子。原來前段時間大劉聽人說,人在深度睡眠時,突然對他說句話,往往能套出真話來。他也是好奇,於是有天晚上用酒將自己的小情人灌醉,半夜時分,突然對著她喊了一聲:「大剛回來了!」沒想到小情人迅速從床上爬起來,對大剛說:「快,快,躲到床下去! ^
  說到這兒大剛把眼睛一瞪:「你看看,當時真沒把我氣死!我把這娘們兒一頓暴打,連夜把她趕走了。」
  老劉聽了心裡直笑,他感覺這個方法不錯,於是也沒有心思喝酒了,敷衍了大剛幾句,便急急往絢絢那兒趕去。
  絢絢一看老劉來了,先是「啵啵啵」一陣狂吻,而又是嗲聲嗲氣地撒嬌。老劉頭腦十分清醒,他藉故開了瓶酒,猛灌了絢絢一通。沒過多長時間,絢絢就醉得不省*。
  兩個小時過去了,老劉覺得絢絢進入了深度睡眠,於是運足底氣,做了深呼吸,然後衝著絢絢的耳朵大叫一聲:「老劉回來了!」
  睡夢中的絢絢先是一個抽搐,轉而「騰」地坐了起來,一把抓住老劉,急匆匆地說:「快快快!從陽台翻出去,老劉是個惡棍,被他看到你就沒有了。。。。。。」
  老劉當即「啪,啪」甩了絢絢兩記大耳光,雙手叉腰,齒此牙咧嘴地喉道:「喝我的,還敢勾搭男人,現在就給我滾!」
絢絢發現失言,也不在申辯,將臉一板:「走就走,有什麼了不起,老不死的!」說完扭著屁股跑了。
  老劉氣的「?裡啪啦」將屋裡砸了一通,然後坐在沙發上喘粗氣。喘了半天,他「嗖」地站了起來向漾漾住處趕去。
漾漾也是一陣歡喜雀躍,甜言蜜語說個不停。老劉不為所動,又將漾漾灌得爛醉。這次老劉沒有多等,一看漾漾睡著了,便迫不及待扯開嗓子猛叫了一聲:「老劉回來了!」只見漾漾一個骨碌從床上爬起來,惡狠狠地嚷道: 「別急別急,咱們老這樣偷偷摸摸也不是辦法,一不做二不休,乾脆將老劉於掉算了!
老劉差點兒沒蹦到房頂上去,當時殺人的心都有。
 漾漾回過神來,沒等老劉發瘋,腳底如同抹了油,「吱溜」一聲奪門而逃。
老劉歇斯底里的對房內物品又是一陣猛砸,冷靜下來後深深歎了口氣,搖搖晃晃地回到了自己家。一到家,老婆噓寒問暖,關懷備至,老劉心裡熱乎乎的,感覺還是老婆好,一連在家住了個把月。
這天老劉高興,一個人在家喝了半斤酒,昏昏沉沉地睡下了。半夜,他又夢到了自己搞測試,竟情不自禁地吼了一聲: 「老劉回來了!」
  這一吼倒把自己吼醒了,他翻身坐起來一看,身邊的老婆仍然紋絲不動。老劉激動得差點兒沒掉淚,深情地看了老婆一眼,剛想再躺下,卻見老婆翻了個身,一臉自信: 「不會回來的!老劉這個老不死的,不是去會情人就是去找小姐,兩三年沒回來過夜了,你放心睡吧。」 。
  老劉頓時感到自己血壓飆升,兩眼發黑。。。。。。
老劉又問老婆:是哪個畜生,老婆又自言道:就是那個看文章不回文的啊!!!
創作者介紹

假面のCROSS GATE

chrono713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