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0:派拉蒙背後的險峻——馬特峰(Matterhorn)
氣候環境惡劣指數:★☆   事故死亡率:★☆   綜合指數:★

海拔4478米的馬特峰是美國著名派拉蒙電影公司LOGO的原型。馬特峰一柱擎天之姿,直指天際,其特殊的三角錐造型,更成為阿爾卑斯山的代表,每當朝暉夕映,長年積雪的山體折射出金屬般的光芒,攝人心魄。對觀光客而言,馬特峰只是一個遙不可及美景,然而對登山家而言,馬特洪峰卻是一處像自己極限挑戰的登山處,由於地勢極為陡峭險峻,許多登山家就視馬特洪峰為高難度挑戰。登上馬特峰需要一定技術,它的難度在於需要全程以攀岩方式前進,而並非是徒步路線。最後衝刺的雪坡是70度,已經是整個路段比較容易的了。所以,每年至少有15人因為缺乏經驗、落石或路線太擁擠等原因而魂斷馬特峰。


TOP 9:登山家的遇難地——麥金利峰(Mt.McKinley)

麥金利(MT.Mckinley)原名稱迪那利山,聳立在美國阿拉斯加州境內,是北美洲最高峰,海拔6195米。是最早征服北美大陸的原住民愛斯基摩人或是印地安人沿用久遠的名字。1800年又以美國第25任總統威廉•麥金利命名。

麥金利山地區擁有變幻莫測的高山風、典型的北極植被以及野生動植物。這裏大部分地區終年積雪,山間經常濃霧不斷,霧氣在皚皚白雪中繚繞彌漫時,幾百米之外的景物便不可見。


氣候環境惡劣指數:★★   事故死亡率:★★   綜合指數:★★

儘管麥金利高度並不是很高,但其所在地的海拔卻非常的高,導致了空氣極度的稀薄,又靠近高緯度的北極圈,氣候特別寒冷惡劣,冬季最冷時低於零下50度。這裏山勢險峻,使它成為了擺在登山者面前一道難以逾越的屏障。所有這些原因都讓麥金利峰的攀登成功率僅有50%,已有一百餘人死在了山裏皚皚的白雪之上。世界著名探險家、日本的植村知己就是在1984年冬季攀登此山時遇難身亡,成為麥金利山攀登史上第44位殉難者的。

美國頂級登山家馬科斯•斯特普斯曾多次攀登過麥金利峰,一般人要走三天到四天的路,他只用18個小時。他曾獨自攀登過世界三大陡壁,技術精湛,勇不可當,被稱為登山天才,甚至被灌以“登山瘋子”、“外星人”的稱號。但在1992年5月23日這天,馬科斯•斯特普斯作為高山嚮導帶著一幫人攀登麥金利峰,他踩著冰橋過一道裂縫,冰橋突然塌陷,他猝不及防掉入裂縫。本來憑他精湛的技術,肯定會迅速採取自救措施,即使掉下去也不至於喪命。可大量冰塊隨之而落,竟當場將他砸死。


TOP 8:浪漫傳說帶來的殺機——艾格峰(Eiger)

現代登山運動源于科學家對高山地帶的探索,但民間卻有著另一個浪漫的傳說。在阿爾卑斯山上,海拔3000米到4000米的雪線附近,生長著一種野花,人們叫它高山玫瑰。這種植物生長的地方已經接近“高山植物禁區”了,採摘它十分困難。傳說,很久很久以來,阿爾卑斯山區的居民一直流行這樣的風俗:當小夥子向姑娘求愛時,為了表示他對愛情的忠貞,就要克服重重困難和危險,勇敢地登上高山,採摘“高山玫瑰”獻給自己心愛的姑娘。高山玫瑰,那灰白色的花朵實在沒有任何驚人之處,但它卻把人們引領向群山。


氣候環境惡劣指數:★★   事故死亡率:★★☆   綜合指數:★★

艾格峰位於瑞士境內的阿爾卑斯山脈,將其險要的北坡成功登頂成為了無數登山愛好者一生的夢想。艾格峰北坡是全歐洲最陡峭崎嶇的天險之一,其中一部分是垂直落差達1,830米的石灰岩壁,對登山者為極度兇險。由於艾格峰的北坡經常有滾石,加上那裏的氣候不穩定,使得從北坡攀登艾格峰變得異常艱難。

雖然此峰在1938年就有人攀登,但具有傳奇色彩的艾格峰北坡還是吸引了那些勇於挑戰極限的登山者的目光。超高的技術難度和嚴重的山體滑坡也為它贏得了“殺人坡”的“美譽”。

知名作家克萊考爾在《艾格之夢》裏曾這樣描寫道:”傳說中艾格北壁的岩崩和雪崩所造成的落石和鬆動的冰雪總是不停的如雨般從高處落下。所以可以想像那裏的天氣是何等惡劣:就算歐洲大陸天空晴空萬里,仍然會有暴風雪降臨在艾格峰上,就如同有關吸血鬼的電影裏所描述的在特蘭西瓦尼亞城堡上空永遠盤旋的烏雲一般。”


TOP 7:神秘雪人出沒地——幹城章嘉峰(Kanchenjunga)

被稱之為“雪山之尊”的世界第三高峰幹城章嘉峰。它位於喜瑪拉雅山脈中段的尼泊爾王國和錫金邊界上,它的海拔高度為8586米,它在連綿的群山中突兀而起,直聳雲間,峰頂以巨大的風化石而形成的三角狀態,它的左右兩側並列聳立著二個8000米以上的高峰。幹城章嘉峰的名字有 “ 雪神五項珍寶 ” 之意。它的知名度雖然遠不及只高它300多米的珠穆朗瑪峰,但在世界第一高峰被確認之前,它曾被以為是世界最高峰。


氣候環境惡劣指數:★★★   事故死亡率:★★★   綜合指數:★★★

半個多世紀以來,幹城章嘉峰以它聞名的高度和巍峨、壯麗的千姿百態的容貌,不知拔動了多少探險家的心弦。但僅僅是到達大本營就是一段漫長而艱苦的旅程,大約需要15天時間。前往幹城章嘉西南側的路上,你將會經過尼泊爾最人跡罕至的地區之一。這裏沒有可供借宿的小木屋,也沒有現成的道路。最後的4天全是在冰川上度過,如果再趕上天氣不好,那簡直是雪上加霜。想要從印度一側接近山體同樣不容易。

英國、瑞士、義大利、西班牙等國家的登山家曾試圖攀登此座山峰,但大都是望峰興歎。它的山形非常複雜巨大,形如一個巨大的 X 形狀,無論從哪一個角度看,都有著巍峨巨大的山體。由於幹城章嘉峰地處偏遠,而且所有攀登路線都有雪崩的巨大危險,所以攀登難度相當大,故前來攀登的人並不算多。

如果對世界上最危險山峰的攀登死亡率有所留意,會發現,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數字是在逐年下降的,但是幹城章嘉峰是個例外。這反映出雪崩和天氣突變的高發,也讓這座山峰蒙上了一層恐怖的陰影 。

幹城章嘉峰山麓也是傳說中喜馬拉雅“雪人”頻繁出沒的地方,所以也吸引了更多的科學家和探險家來此冒險。


TOP 6:死亡歸鄉路——珠穆朗瑪峰(Everest / Qomolangma)

珠穆朗瑪峰,簡稱珠峰,又意譯作聖母峰,尼泊爾稱為薩加馬塔峰,也叫“埃非勒士峰”。海拔8850米,是世界第一高峰。藏語“珠穆朗瑪jo-mo glang-ma ri”就是“大地之母”的意思。

珠穆朗瑪峰,峰高勢偉,地理環境獨特,峰頂的最低氣溫常年在零下34℃。山上一些地方常年積雪不化,冰川、冰坡、冰塔林到處可見。峰頂空氣稀薄,空氣的含氧量只有東部平原地區的四分之一,經常刮七八級大風。十二級大風也不少見。風吹積雪,四濺飛舞,彌漫天際。珠峰具有重大的科學研究價值,很早就為人們所注目。


氣候環境惡劣指數:★★★★   事故死亡率:★★★☆   綜合指數:★★★★

登頂珠穆朗瑪峰一直是眾多登山愛好者和運動員的夢想。由於其山勢險峻,氣候惡劣,許多攀登者往往不得不中途放棄,甚至不幸喪生。

登山者的死亡多發生于海拔8000米以上,而且82.3%的死亡事件集中在登頂時、登頂後及從山頂下降階段,這是由於在冰雪和岩石徒坡上向下方行走時,由於慣性大,速度快而摩擦力小,容易發生滑行,以及較長時間的高山缺氧,造成反應遲鈍,判斷錯誤,身體疲憊造成的。

同時還可能伴有有認知障礙、共濟失調等高原腦水腫症狀。喪生者通常出現極度疲勞、登頂緩慢以及不能跟上隊伍等現象。而常見的登山死亡原因高山肺水腫卻很少見。 也很少人是死於雪崩或者落冰。有人說珠峰並不是一座難度技術最高的山峰,但它對人類意志力和勇氣的考驗卻不曾因為被征服過而停止。


TOP 5:致命的絕色誘惑——南迦巴瓦峰(NangaParbat)

中國國家地理雜誌曾評選南迦巴瓦峰為中國最美名山之首。南迦巴瓦峰是喜馬拉雅山東端最高峰,海拔7756米。高度排在世界最高峰行列的第 15位,是7000米級山峰中的最高的。巨大的三角形峰體終年積雪,雲遮霧蓋,難以見其真容。

南迦巴瓦峰也叫那木卓巴爾山,藏語意為“天上掉下來的石頭”,有“眾山之父”之稱。在雅魯藏布江大拐彎的南側,它是林芝、墨脫、米林的界山,處於喜馬拉雅山和念青唐古喇山的會合處。


氣候環境惡劣指數:★★★★☆   事故指數:★★★★   綜合指數:★★★★

南迦巴瓦峰的三大坡壁大都被冰雪切割成風化剝蝕的陡岩峭壁,以西坡為最。坡壁上基岩裸露,殘留著道道雪崩留下的溝溜槽,峽谷之中又佈滿了巨大的冰川。

南迦帕爾巴特,也被稱為"殺手山峰",是世界上攀登危險最大的山峰之一。險峻的地形,惡劣的氣候給攀登南迦巴瓦峰增加了極大的困難,早在1910年就有英國人進入該區活動,幾十年過去了,各國登山家們進行了多次嘗試,時至1992年10月30日,才被中日聯合登山隊伍征服。但此後再無人向其發起過挑戰。


TOP 4:超越珠峰的險惡——喬戈裏峰(Qogir / K2)

喬戈裏峰通常被稱為“K2”,在塔吉克語中意為“高大雄偉的山峰”,海拔8611米,它是喀喇昆侖山脈的主峰,是海拔僅次於珠穆朗瑪峰的世界第二高峰。位於中國和巴基斯坦邊界,是國際登山界公認的攀登難度較大的山峰之一。

喬戈裏峰巔呈金字塔形,冰崖壁立,山勢險峻。在陡峭的坡壁上佈滿了雪 崩的溜槽痕跡。山峰頂部是一個由北向南微微升起的冰坡,面積較大。北側如同刀削斧劈,平均坡度達45度以上。從北側大本營到頂峰,垂直高差竟達4700米,是世界上8000米以上高峰垂直高差最大的山峰。

法新社報導,喬戈裏峰的登頂死亡概率約為27%,是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瑪峰登頂死亡概率的2倍還多。1954年7月31日,義大利登山者阿基萊•孔帕尼奧尼和利諾•拉切德利首次登上喬戈裏峰。那以後至2007年間,284人次成功登上喬戈裏峰,同時付出66人死亡的慘痛代價。


氣候環境惡劣指數:★★★★★   事故死亡率:★★★★☆   綜合指數:★★★★★

喬戈裏峰四大難:

1、進山徒步路線長。進山徒步至少需要7天,其中4天是冰川路線。

2、山勢陡峭,地形複雜。從大本營到前進營地的冰川中佈滿了明暗裂縫。前進營地到一號和二號營地間是非常陡峭的雪坡。一號和二號營地幾乎沒有平整的地面可供建營,二號營地以上又有冰壁、大風口,高空風非常大,容易發生凍傷。三號營地到四號營地之間是東南山脊的刃脊,冰雪和岩石混合路段,雪坡上積雪較深,又有大的裂縫,必須拉繩索,此外還需要大量的路標。如果天氣不好,隊員在這裏一旦迷路,極易掉入懸崖。

3、氣候複雜多變。天氣是攀登喬峰最大的困難,三天兩頭不是颳風就是下雪,即使利用高科技手段,也很難準確預測到山區的氣象變化。不像別的山,很有規律。資料記載,喬戈裏峰在歷史上很少出現超過一周的晴好天氣。

4、後勤保障困難。受山區氣候條件的限制,大多數攀登隊伍一旦進入喬戈裏峰大本營,一般都得呆上兩個月,許多隊伍不得不中途補充,補給線長,同時也補給受氣候制約。此外各高山營地都建在陡峭的山坡上,山上經常颳風下雪,搭建好的帳篷經常被雪壓壞或被風吹跑,給登山活動帶來很大的困難。


TOP 3:喜怒無常的壞脾氣——安納布林納峰(Annapurana)

安納普爾那峰為世界第十高峰,是安納普爾納山脈的主峰,屬於喜馬拉雅山脈中段,位置十分偏僻,整個群峰均在尼泊爾境內,Annapurna在當地語中有糧食供給者或收成之神的意思。

安納普爾那峰是第一座被登頂的8000米級山鋒,但這絲毫不能表明它是一座容易攀登的山峰,事情恰好相反,因為多發雪崩事故它被所有攀登者認為是世界上最難逾越的高峰之一。它以地形複雜、攀登難度大而聞名,征服它不亞於征服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瑪峰。在它充滿魅力的外表下,是充滿野性的天性,攀登路線上,危險重重,明暗裂縫縱橫交錯冰崩雪崩是它最喜歡玩耍的遊戲。


氣候環境惡劣指數:★★★★★  事故死亡率:★★★★★  綜合指數:★★★★★

安納普爾那峰地區的氣候複雜多變,與珠穆朗瑪峰大體相似,而且由於安納普爾那峰地處偏遠,路途艱險複雜,每年也只有九,十月間可以接近。安峰二號營地,是比較危險的地段,它處在一個巨大的冰牆的凹部,冰牆上是多年的積雪,非常危險。隨時都有滑墜、崩塌下來的危險。只能挖雪洞建營。過去有許多外國隊,寧願長途行軍,跨過或撤回一號營地,也不在此過夜。有許多人就是在這裏,成了安納布林納峰永遠的伴侶。

安納布林納峰在1950年的首登成功之後20年,沒有任何人再次攀登成功。安納普爾那峰的登頂死亡率也在所有8000米級山峰中名列前茅:截止2000年,共有106人登頂過該峰,但也有54位攀登者再也沒有醒來。


TOP 2:被忽略的奪命之峰——貢嘎山(Minya Konka)

貢嘎山是橫斷山最高峰,西南第一峰,也是世界上著名的高峰之一。貢嘎山海拔7556米,是四川省最高的山峰,被稱為“蜀山之王”。山區高峰林立,冰堅雪深,險阻重重,是中國海洋性山地冰川十分發育的高山之一,在登山運動和科學研究中佔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貢嘎山可以體驗到地球表面的最大落差,從大渡河河谷至貢嘎山主脊,直線距離不足30km,而地形高差竟達到6500m以上,可以說是地球陸地表面地形最為崎嶇的地區之一。


氣候環境惡劣指數:★★★★★  事故死亡率:★★★★★★   綜合指數:★★★★★

貢嘎山是國際上享有盛名的高山探險和登山聖地,其實她很早就引起了人們的注意。對於登山者而言,貢嘎山具有無與倫比的吸引力,它也因此得到了“山中之王”的美譽。

在很多關於死亡之峰的統計中,都沒有收錄貢嘎山,貢嘎山作為一座高海拔技術山峰,難度遠甚於珠峰,並且死亡率遠遠超過珠峰和喬戈裏峰,僅次於梅裏雪山。據統計到目前為止,僅有24人成功登頂,卻有37人在攀登中和登頂後遇難,這其中包括14名日本人。從1981年至1994年間,共有四支日本登山隊來挑戰貢嘎山,來了29名隊員,卻只有10個人走了出去。其他19位英勇的登山者,都長眠在這座雪山底下。


TOP 1:永遠的處女地——卡瓦格博峰(Kawakarpo)

梅裏雪山有13峰,卡瓦格博峰是最高的一座,海拔6740米,為雲南第一峰。卡瓦格博峰是藏傳佛教的朝覲聖地,為藏傳佛教寧瑪派分支伽居巴的保護神。峰型有如一座雄壯高聳的金字塔,時隱時現的雲海更為雪山批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被譽為“雪山之神”的卡瓦格博作為“藏區八大神山之首”,享譽世界。

卡瓦格博的高聳挺拔之美以及在宗教中的崇高而神聖的地位吸引了無數的中外旅遊者和登山者。然而,從二十世紀初至今的歷次大規模登山活動無不是以失敗告終。因此,梅裏雪山至今仍是處女峰。


氣候環境惡劣指數:★★★★★★  事故死亡率:★★★★★★  綜合指數:★★★★★★

1991年,中日聯合登山隊17人對主峰發起了衝擊,他們從三號營地出發沖頂,上升至海拔6400米時天氣突然變得惡劣只好下撤準備第二天繼續沖頂。然而當晚當隊員與大本營進行過最後一次語音聯繫後遭遇大規模雪崩,所有隊員全部遇難,長眠在了卡瓦格博。部分遺體於數年後被放牧的藏民在主峰另一側的大冰板發現。人類對雪山之神征服的嘗試又一次以徹底的失敗告終。從此也更讓人領會到藏族同胞對人與自然關係更為真誠和深刻的理解:人只有尊重自然愛護自然方能與自然和諧相處;人若一心與自然為敵,只意欲征服自然,則必將以滅亡告終。現在,在梅裏雪山下各個旅館和寺廟中,常能見到藏族同胞呼籲禁止攀登雪山的倡議書,其行文簡潔,話語犀利,其中卻實有深意。

迄今為止,過去15年中共有9次攀登梅裏雪山。其中:中日聯合攀登有4次,日本單獨攀登1次,美國隊攀登過4次,全部失敗。自1996年後,國家明令禁止攀登梅裏雪山。

出處來源

chrono713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巴基斯坦境內的南加帕巴(8125)與中國的南加巴瓦(7756),是不同的兩座山。